倏忽之间

倏忽之间,已是2017年年末。 近年向读老庄,却也只读了个皮毛,廖廖记住了为数不多的几句话,譬如“人法地,地法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