围炉夜琴谈笑声-束河记乐

火既已升起,客厅里暖意融融。客栈里已经有一个弹古筝让人入迷的姑娘,一曲“渔舟唱晚”颇入境界,不想这束河还真是藏龙卧虎之地。邀请而来的女子能弹更多的曲目,且能边弹边唱;有时又能配合着男子的吉他弹唱。于是暂时将手中的柴火停下,静心欣赏一番罢。

我以为这是在看电视剧呢,不想这全是真实可触的情节。那急急促促的“笑傲江湖”,那悠扬清远的少林寺“牧羊曲”,那古朴流芳的“渔舟唱晚”,让那一把古筝弹奏得淋淳尽致---在彼时的情形之下,怎么不是尽致呢?那天籁琴声急促悠扬之间,众人皆凝神屏气;曲已声尽,莫不欢欣鼓掌,我相信都是发自内心。

不同的人,总是有不同的经历,不同的见闻。坐在一起,自然是长了见识,或是听了一段新鲜的笑话,大笑方止。及至琴声要向,又都凝神静听,或和拍低唱,别有一番滋味。这样的生活,能够可求而又偶尔可遇,已是一种福份吧我想。人们啊总能够在平和有趣的生活中变得更友善。

弹唱说笑间,我却不甚懂音律,但也不致不会欣赏。所以总能欣然入神。弹琴的姑娘一曲红楼梦中的“葬花吟”,也是声情并茂。大家的兴致都很高,于是便轮番“点琴”,一路总有弹唱说笑,从不见尴尬沉默之时,气氛好极。三杯白酒下肚,我却没有丝毫醉意。

在束河,明亮的阳光,璀璨的星辰,温暖的炉火。白日里晒个太阳,喝个茶聊个天,闲来还和朋友们一块包饺子美食一顿;晚上围炉夜谈,烤出些新鲜花样的食物来---比如将生鸡蛋放在炭火边烤,没想到这烤鸡蛋香气喷人——生活的趣味,不言而明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