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档:茅于轼谈话录

注:这是2007年初在北京茅于轼家里对他的一次采访,稿子是在博客中国时发的,现在网上也不太容易找着了,无意中翻着,存档备个份(节选)。三年了,不知道老人家身体状况是否还好。

经济学家不懂人权是一个遗憾

冯一刀:您是不是特别希望人权能成为经济学研究的一个出发点?

茅于轼:我是希望这样子。如果经济学家不懂人权,这是一个遗憾。什么原因呢?现在我们讲的是市场经济,市场经济的背后是人权。全世界凡是市场经济的国家,都是人权国家。懂经济的最根本的道理,还是要懂得人权,人权是基础。

冯一刀:您觉得现在我们国家的经济学家,他们对人权的理解怎样?

茅于轼:有的不关心也不研究,有的也很明白但不说,因为有风险。

冯一刀:那您为什么敢说呢?

茅于轼:我也是有保留的。一方面,中国的人权确实有进步,虽然问题不少,但跟二三十年前要好多了。当然这个进步不是恩赐的,不是领导人宽待老百姓的结果,而是斗争出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