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杭州读诗

大概每个人都有一两件自己坚持要做的事。比如王佩,他总要在元旦的时候,组织一次新年诗歌朗诵会。再比如我,有个小小的沉默坚持:每年元旦前,写一篇《新年献辞》

新年诗朗诵始于2011年的元旦。再往前一点说,这件事的渊源始于王佩曾经在天水桥的住所,那些自娱自乐的朗诵。王佩把这些朗诵放到了他的Blog上,他的朋友Nana读了他的《家庭诗歌朗诵会》,写了博文呼应。过不久,在网上成立了一个“123诗社”。然后陆续有我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加入进来,大家把自己的朗诵录音上传到“123诗社”这个Blog,也很是坚持了一阵。

再后来,就有了Nana所记录的杭州三日。王佩的居所那时候成为很多次文艺女青年聚会的场所,当然,有时候也不少了男青年。朗诵的时候,经常是王佩吉他弹奏配音,刚开始是把旧吉他,录好音上传到他的“海盗电台”里,后来受他Blog读者的鼓励,王佩就去买了一把很贵的新吉他。去那间屋子聚集的人,就听王佩弹吉他,读几首诗——真正有读诗气氛的,正是在这间天水桥的小屋子里。那段时间是快乐的。可能在那里的每个人,在童年或者少年的时候,或多或少和诗都有些渊源吧?有了这份渊源,读诗这件事就显得很自然了——这可不是什么圈内人,或者诗人们的专利。

但是就像当年在天水桥王佩的住所里,那些聚集读诗的快乐不可复制一样——不得不说,2011年的元旦跨年诗会,是这么多次诗会中,气氛、场地、组织和准备等各方面最好的一次,很难再被超越,不如就此停住,将记忆留在那一年?但王佩似乎较上了情怀,一坚持就是8年。

其实,能够从别人那里分享到一两首自己喜欢的、令心灵怦动的诗(毕竟一个人的眼界和阅读是有限的),然后能够借读诗的名义,见见故人,就是我认为的意义所在了;我也希望这个意义能够一直存在,如果诗会还要继续坚持的话。诗应该更多存在于平常日子里,真正需要诗的,一定是那些平常愿意分出哪怕一丁点儿时间,买上一本诗集、读上几首诗,甚至自己写上几句诗的人。

这个有点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的意思,对于诗,你可能不那么热烈,但心里从未遗忘。

-by 冯一刀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

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-SpamFre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