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聊一次

某个初夏的下午,心血来潮,居然找到了借借的QQ,发起添加请求之后,不久便收到回音。

十年有余了,我们之间没有半点牵连,甚至我们彼此都是“陌生人”而已。打过招呼之后,我打出如下文字:

“不知从何说起,颇为挂念”。

借借还是性情中人。她说现在骗子太多,要对我“验明正身”,我也不恼;她说我“嘴滑”,哪知我说的却是真话。一个网路上的ID,从未见过面容,从未闻识声音,十余年过去了,虽然并不时常想起,但却是鲜活的。仿佛一位故人,即便多年后搭上一段话,也不觉得生疏。

每个经历过BBS的人,对这种奇怪的情感关系大约都不会觉得吃惊。

有时候我们经历一段故事,故事中的某个主角已不在了,故事周边的人还在。于是故事的影子一直在。

记得借借大约曾说,她喜欢我的ID的冷兵器味道。其实我的ID颇有些杀气,与个人性情并不相符,所以想换个笔名,奈何一直不曾有钟意的新名称。然而冷兵器时代,我亦十分向往——最美好的诗情画意,只停留在冷兵器岁月里,“春水碧于天,画船听雨眠”,古人的情怀,只怕早已失传。

不知道我们能留给后代什么?情怀?似乎并没有特别之处;科技?只会越来越发达。似乎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类,是十分中庸的人类,没什么特点值得后代回味。甚至有可能一代不如一代,将来的人类,都体会不到文字交游的乐趣了——然而人类所有的外在表象中,文字最能直通心灵;但愿是杞人忧天吧。

而回到眼前,明天外面的世界依然是车水马龙。恋人们依然会迎来五月的最后一天。而曾经,那个亲密无间的人,也许已成为世界上距离最为遥远的人。

“就像浪花,相遇后分开”;像星辰,遥远又寂静。

我也曾经设想过,故事里两个主角重逢相见的情形,却不想这情形,不是以十年为限,估计也不是以二十年为限。相见,不如相念于江湖;或者竟不如相忘于江湖。虽然,我在茫茫人海中念过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