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字集 [卷八-残卷]

花字集 [卷八-残卷]

211.冷烟寒食夜。淡月梨花下。

——刘仙伦《菩萨蛮-怨别》

冷烟寒食,淡月梨花,怨情淡薄,而此怨非恨,生年常有。

212.人生遇坎与乘流,何况有花有酒。花若与人有意,酒能为我浇愁。

——郭应祥《西江月》

借花借酒,必有些经世之年,方能有此体会。有此体会,又何愁人生有过不去的坎呢。

213.泠泠碧涧响寒泉,簌簌落花风自扫。

——龚大明《山居好》

廖廖十四字,却道尽山居妙处。归于田园,或择一山林终老,或许亦是你我最后的理想栖息地。

214.昨日杏花春满树,今晨雨过香填路。

——刘学箕《菩萨蛮-杏花》

写落花,情绪大都伤感哀愁,而此句分明写出了一番喜悦,可谓不落俗套。

215.明朝春雨足池塘。落花忙。

——许棐《柳枝》

南宋词人虽不及北宋词人气象深远、格局广阔,但在细腻处,也颇能打动人。春雨池塘落花忙,不但见喜悦之情,亦见可爱之表。

216.东风不管琵琶怨。落花吹遍。

——许棐《后庭花》

总有东风来,温柔时“东风无力百花残”;然而落花吹遍,却香铺满地,有何不可。

217.莲荡折花香未晚,野舟横渡水初晴。

——吴文英《满江红》

野舟出现得甚是恰到时候,这景物也就格外地生动有情。

218.天似水。池上藕花风起。

——何光大《谒金门》

想起王国维激赏的“一一风荷举”。荷遇见了风,便有了风情。风荷处,原来易见风情。

219.东风空结丁香怨,花与人俱瘦。

——周密《探芳讯》

东风空结丁香怨,应是从“丁香空结雨中愁”变化而来。周密以后,以词著称者已廖廖无几,一个伟大的时代,即将结束了。

220.一色梨花新月,伴夜窗吹笛。

——周密《好事近》

此情此景,精致动人,教人十分联想。周密此《好事近》,也确是一首精致的小词:“新雨洗花尘,扑扑小庭香湿。早是垂杨烟老,渐嫩黄成碧。晚帘都卷看青山,山外更山色。一色梨花新月,伴夜窗吹笛。”

221.秋千影里送斜阳,梨花深院宇。

——赵必(王象)《绮罗香》

绮罗香,必有绮罗语。绮罗其实是个很美的词,不过似乎总有人对“绮罗派”不屑一顾,或许是另一种清高罢。

222.十里梅花香一片。不记入山深浅。

——仇远《清平乐》

既是十里,又不记深浅,却是妙语。殊不知,赏梅须如此。

223.折芦花赠远,零落一身秋。

——张炎《甘州》

张炎或许是赵宋时代的最后一个大词人了。这句送友离别词,以芦花为题,也是佳句,不输北宋大家。

224.月落沙平江似练。望尽芦花无雁。

——张炎《清平乐》

此句意境辽阔悠远,然而沧海桑田,想到从此以后,我们的时代“雁不来,词亦远去”,徒生伤感。

225.扁舟忽过芦花浦。闲情便随鸥去。

——张炎《台城路》

扁舟既是闲情物,亦是苦闷物。闲情如张炎“忽过芦花浦”,苦闷如李白“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”。都是致性致情人。

226.劳劳燕子人千里,落落梨花雨一枝。

——张炎《鹧鸪天》

不言愁而愁绪相叠,景虽美而情感深沉,作为一个亡宋词人,这亦是张炎的时代告别。劳劳赵宋,终像落落梨花一般,沉入泥淀。

227.杏花零落水痕肥。

——张炎《浪淘沙》

文字极美,“水痕肥”这样的妙语,历来罕见。

228.江南又听夜雨,怕梅花、零落孤山。

——张炎《声声慢》

国家有难诗家幸,南宋不幸,只可惜张炎太少。“怕梅花、零落孤山”,读之令人柔肠百转。

229.醉里不知花影别。依旧空山明月。

——张炎《清平乐》

醉里不知花影别,却是“醉里得真如”,空山明月,如今依旧。

230.雨打梨花深闭门。

——无名氏《鹧鸪天-春闺》

春闺可意会,亦可言传,从此以后,只此七字,便知春闺。

231.竹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

——常建《题破山寺后禅院》

常建为唐人,此句当是唐人风范,意境幽深,原是漏了此句,如今却要循此句回到唐,为我这花字集暂时收个尾了。或者,竟借我自己的话来收尾吧:花天生是个禅僧,花木之道,即是禅道。

-by 冯一刀 辑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