仪式一种

前面灯火通明处便是新居

元旦回乡,舅舅家乔迁新居,大喜事一件。

农村里,乔迁新居的重要性,不亚于结婚,所以酒席要办得和婚宴一样隆重,亲朋好友聚在一块,热热闹闹地吃上两三天。当然,这酒席都是在家办,菜品虽然丰富甚至豪华,但厨师、伙计,都是自己人或请来帮忙的乡邻。如此,亲情、乡邻之情,才让热闹显得有价值。

白日里的热闹消退后,晚上的时间在喝茶聊天打牌中,倒是过得特别快,很快就接近了新年第二天的零点。舅舅家乔迁的正式日子是定在元月二日,这时候我才得知还有一个乔迁的仪式,且这个仪式必须在零点前几分钟开始。原来这仪式也简单得很——就是一家至亲的人,从现在住的“老地方”,有的挑一担米,有的挑两根甘蔗,有的拎一个桶……然后一前一后再有两人举着火把照明,向新居前进。队伍来到新居门口,恰是马上就到元月二日零点的时分,这时候,东西挑进新居,火把放在门前,然后再放几个炮仗,这乔迁的仪式就正式完成了。这仪式完成之后,一家人就可以入住新居。

整个仪式的过程,并不长,很朴素,但是让我觉得很有意思,甚至有点感动。从小到大,即便在农村里,这样的乔迁仪式我只见过这一回。我也不知道这仪式从何而来。大约这类仪式,失传的也很多。民间的不少风俗,都已经“移风易俗”了,能保留下来的,都不容易。当然,风俗并不都是好的,这和传统文化一脉相承,有遗产也有糟粕;只是过去有段时间,这个国家曾经把传统文化,都作为四旧给破了。破了的东西,再圆回来却是难上加难。

这个小小的乔迁仪式,如果不是六七十岁的长辈们在,我们这代人谁会知道呢?

说到仪式,可以说人类是喜欢仪式感的,加了仪式的东西,就变得神圣、神秘、高大起来。人类喜欢仪式感,在内心深处,容易被仪式所征服,这也就被宗教、某些组织所利用。所以,宗教(尤其是披着宗教外衣的某些邪教,或者邪教化的宗教部分)和某些组织对仪式文化的继承最为完善,发扬最为光大。有一些“教类”仪式是不让人喜欢的,甚至我是一个排斥各种“教”的人,譬如我可以接受佛学、佛理,但不一定去接受佛教。“崇佛抑教”,这是以前我读完《后西游记》想到的四个字,我认为这四个字,也是《后西游记》这本书的精髓思想,可惜这本书并不为世人所注意。

说到底,仪式感是人的心理需求,这由人作为群居动物的自然属性所决定。然而,需要什么样的仪式感,却是个体自己的选择(在有选择的前提下),因为人类中永远都会存在利用仪式害人之人。

说远了。新的一年毕竟来了,不如祝君好运,收个尾吧。

-by 冯一刀